当前位置:官网首页 > 新闻动态 > 公司新闻 >

诺亚财富事件连环爆!这家公司深陷近30亿 深交所急发监管

文章出处: 人气:发表时间:2019-07-27

尽管博信股份实控人罗静被刑拘将近一个月,但风暴仍在持续。继诺亚财富踩雷之后,法尔胜也自曝已深陷其中。

诺亚财富事件余波未了。

尽管博信股份实控人罗静被刑拘将近一个月,但风暴仍在持续。继诺亚财富踩雷之后,法尔胜也自曝已深陷其中。

7月16日,法尔胜发布关于媒体报道的说明公告称,经公司向子公司上海摩山商业保理有限公司核实,上海摩山与博信股份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罗静实际控制的广东中诚实业控股有限公司以及由中诚实业和罗静提供连带担保的第三方存在业务往来。

中诚实业尚有对上海摩山的保理融资款本金金额计人民币3314.96万元未清偿,罗静对于以上债务承担连带保证担保责任。

中诚实业和罗静对中诚实业相关方综合保理融资额度内所发生的全部债务向上海摩山承担连带保证担保责任。

中诚实业及中诚实业相关方以苏宁易购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苏宁采购中心等主体为付款方之应收账款债权向上海摩山申请了保理融资款,并签署了相应《国内保理业务合同》及其他相关债权转让文件。

截至2019年6月30日,上海摩山上述尚未清偿保理融资款本金金额计人民币高达289938.21万元。

值得关注的是,中诚实业为法尔胜2018年第4大客户,期内贡献销售额占年度总销售额比例为4.96%。

作为始作佣者,博信股份于7月15日晚间公告称,因上海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对公司实控人罗静提起诉讼,罗静直接持有的博信股份全部股权遭上海金融法院司法冻结。同时,博信股份控股股东苏州晟隽营销管理有限公司的全部持股也被予以轮候冻结。

深交所急发监管函

新经济e线获悉,就在法尔胜公告披露当天,深交所公司管理部火速对其下发关注函。

该函要求公司详细说明上海摩山与中诚实业及相关方签署的《国内保理业务合同》的具体情况,包括但不限于合同的具体内容、合同签署各方的权利义务、融资金额、担保措施、违约赔偿条款等。

同时,公司应核查并详细说明以苏宁易购苏宁采购中心等主体为付款方之应收账款的具体情况及真实性,说明公司子公司上海摩山在与中诚实业及相关方签署《国内保理业务合同》前是否充分履行了尽职调查和风险控制程序,以及上海摩山内部审核决策机制和内部控制制度的具体执行情况和有效性。

深交所公司部还要求,公司说明该事件是否对公司正常生产经营活动、资金周转能力、短期和长期偿债能力造成重大不利影响;并说明已采取或拟采取的保护公司合法权益、保障生产经营稳定、保障营运资金周转、保护公司股东利益的具体措施和时间表,并及时揭示风险。

据法尔胜公告披露,公司已成立了专项应急处理工作小组,采取了相应应急措施;派专人前往中诚实业、中诚实业相关方及其应收账款债务人了解情况,并送达告知函、催款函,同时委托律师事务所向中诚实业及中诚实业相关方寄送了律师函;整理、准备相关材料,如相关方涉嫌诈骗,公司将对接专业律师团队及公安机关,启动对相关方的刑事及民事程序,全力挽回损失。

公开资料表明,上海摩山系中植系旗下中植资本2014年4月与摩山投资发起设立,成立时中植资本持股90%。此后,中植资本将其持有的90%股权转让给法尔胜控股股东泓昇集团。2016年3月,法尔胜以12亿元向泓昇集团等三名交易对手收购上海摩山100%股权。

新经济e线注意到,自2018年以来,上海摩山业绩风险已大幅显现。实际上,早在诺亚财富事件连环引爆之前,已有部分客户资金面出现问题导致还款逾期,公司已相继启动了相关法律程序,并拖累其未能达成全年业绩对赌承诺。

依据公司与上海摩山出让方签订的《资产购买协议》与《业绩补偿协议》,公司控股股东泓昇集团承诺摩山保理2015-2018年度完成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11000万元、12000万元、16000万元、18450万元。

但法尔胜2018年年报显示,报告期内,上海摩山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额为16504.99万元,当年净利润差额为1945.01万元。相应的,四年业绩对赌净利润差额为1411.75万元。

根据业绩补偿计算公式,泓昇集团应以现金方式向公司支付摩山保理2018年度业绩差额补偿款2948.83万元。

供应链融资连环爆

可见,从诺亚财富到法尔胜相继踩雷,莫不都是因供应链融资而起,具体为应收账款融资模式。只不过,诺亚财富和法尔胜对应的底层资产分别是京东和苏宁这两大电商的应收账款。

根据诺亚财富官网 7 月 8 日发布的公告显示,诺亚财富旗下的歌斐资产管理的一只 34 亿元的私募基金出现问题,该基金相关融资方承兴国际控股,其实际控制人因涉嫌金融诈骗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

该基金为“创世核心企业系列私募基金”,底层资产是基于承兴国际相关方与北京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之间应收账款形成的供应链融资。

根据动产融资统一登记公示系统查询可得到承兴国际相关的应收账款融资信息。承兴国际为融资方,京东是底层债权还款人,资金来源是私募基金,私募基金管理人是歌斐资产,私募基金销售方是诺亚财富。

在供应链关系中,核心企业是下游的采购方京东,承兴国际是其上游的供应商。在传统的供应链金融业务中,核心企业为上下游企业的融资提供信用背书。7 月 9 日下午,京东集团就承兴事件发布情况说明,表示应收账款相关的业务合同系伪造。

不过,对于法尔胜公告中提及的苏宁易购苏宁采购中心等主体为付款方之应收账款,后者暂时没有公告对其真实性进行确认。

业内认为,供应链金融中的资金要形成闭环,在应收账款模式中,采购方向供应商采购货物形成应收账款,供应商以应收账款进行融资用于生产或购买货物,最后采购商支付货款作为还款来源。交易真实性是按时还款的基础条件,一般通过掌握商流、信息流、物流、资金流的四流合一确保交易的真实性。

对此,中泰证券分析师戴志锋表示,以诺亚财富事件为例,相关合同材料都非常齐全,在动产融资登记系统中也能查到相关的应收账款融资信息。在应收账款融资中,确认交易真实性最直接的方法就是跟付款的采购方确认。

根据京东集团就承兴事件发布情况说明这些购销合同并没有得到京东的确认,若情况属实,说明在操作流程中确有不当之处。最稳妥的方法就是去京东进行面签和确权。

即使无法得到京东方面的确权,依然可以从___息中进行交叉验证,例如购销合同中商品价格的合理性;京东作为电商平台,相关货物的销售情况也可以进行核查;承兴国际作为上市公司,披露财务信息也可以用来进行比对,应收账款的规模是否与营收规模相匹配。

相比之下,银行开展应收账款质押或者保理这类业务,会从贸易合同、发票、历史交易等方面核验贸易背景的真实性,并且会要求买方逐一确认,明确约定回款路径。显然,歌斐资产与法尔胜两起事件中的管理人或保理方明显没有做到这些要求,不是失职就是被欺骗了。

返回顶部